中博娱乐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中博娱乐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5-26 12:59:22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外交学院2017级国际经济学院学生朱荣杰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看到抗疫外交中,中国和美国这两个大国采取了完全不一样的对外政策。您是否觉得,疫情过后中美两个大国之间的权力转移会加速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今年是美国的大选年,特朗普在处理疫情的时候,有把它政治化的趋势。而且他提出来的三张牌:责备拜登亲中、责备世卫组织、责备中国瞒报疫情,本质上其实都是将矛头指向了中国。您认为我们在接下来的对外宣传方面,应该做怎样的回应,甚至说回击呢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最近一段时间,对于美国把锅往中国甩,很多国人可能觉得心里憋着一股子气。但是我认为,中美关系最终还会走上正常的那条路,也就是习主席讲的,我们有一千个理由,把中美关系搞好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会走向“新冷战”吗?这是最近大家讨论很多的一个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因为外交为国家利益服务,国家利益不能简单等同于民意。民意的任何承载者、任何提出者、任何表达者,他的处境、教育背景、知识结构、看问题的深度,都不可能比专业的外交人士看得更深、更全面,这就决定了外交应该不唯民意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从外交的角度来看,我们是否有必要去追踪新冠疫情的来源?如果有必要的话,这个重要意义在哪里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您觉得,美国特朗普政府也不会希望中美的经贸脱钩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如今怎么来理解韬光养晦,它的定义变了吗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外交学院2011级英语系学生孟繁超: